【第432章】番外:最长情的告白(全文完)

    整个赛场的周围都传出了惊呼声,莫霁夜的身体刚动就看到一个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到了莫刁蛮的身边。

    就在所有人都震惊的以为霁王府的小郡主要受伤的时候,他们瞧见莫刁蛮在落地前的那一瞬间被人抱进了怀里。

    霍水一把抓住莫霁夜的手,虽然她知道楚莫不会让她女儿受伤,可是刚刚那场面还是吓到她了。

    莫霁夜揽住霍水的肩膀,“我们先回去吧!”

    女儿虽然重要不过女儿的身边有人保护,他要关心的是他的女人。

    霍水在三十五岁这年又怀了身孕,此时大着五个月的肚子还要担心莫刁蛮,看到霍水吓得脸色发白,莫霁夜头一次产生了要揍他闺女的想法。

    他们的大儿子莫逍遥如今都已经十九岁,两个人以如此年纪即将再为人父母,也算是一种荣耀。

    霁王两夫妻一直是整个大祁国人民心目中的恩爱楷模,他们的幸福婚姻早就成了国人的标杆。

    就连当今的皇上皇后都把霁王夫妻当成自己为之奋斗的目标,这六年生了四个的速度简直让莫太后不能再欢喜。

    莫刁蛮还不知道她爹已经把她列入危险列表,在她娘生下孩子前不许她凑近一步。

    此时莫刁蛮傻傻的看着抱着自己腰的楚莫,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楚莫悬着的一颗心到底是落了下来,不过一股怒气随之即来。

    “难道你是猪吗?”楚莫冷嗖嗖的看着莫刁蛮,“没那本事逞什么能?”

    莫刁蛮被他训斥也不生气,眨巴眨巴大眼睛露出小白牙,“嬷嬷!”

    楚莫的脸颊抽了抽,“好好说话!”

    “莫莫,你为啥生气?”

    “你说呢?”楚莫突然想,如果这六年没有他在她身边,这丫头会不会早就小命不保了?

    莫刁蛮做事情完全不经过大脑,一直让楚莫鄙视。

    “莫莫~”莫刁蛮半挂在楚莫的身上,两条手臂抱着他的脖子。

    楚莫感受到了周围众人那一副发现八卦的眼神儿,尤其是当今的皇上和皇后。

    他嘴角抖了一下,“松手!”

    莫刁蛮丝毫不怕他的冷脸,“刚刚你救了我,我得感谢你!”

    “我救你的次数还少吗?感谢就不必了!”楚莫抓住她的手往下拉,“这么多人看着呢,松手!”

    莫刁蛮的目光往四周扫了扫,“看就看呗,他们还敢吃了你?”

    楚莫看到莫刁蛮一点羞耻都不要的还继续挂在他身上,“你名声还要不要了?”

    “名声?那东西能吃袄?”莫刁蛮双眼中闪过一抹慧黠,“在说,我名声不是在我掉进荷花池被你救起后就没了吗?”

    楚莫想到六年前他害得她掉下水池,那时候他根本什么都没想跳进水里把她救了起来。

    那时候他也不过才十一岁,莫刁蛮才九岁,就是湿了身他们也不过还是孩子!连家里的长辈都没说什么,莫刁蛮这丫头竟然翻来覆去的在他面前说。

    简直不能再愉快的玩耍了!

    慕容星弦看到自己的小舅子和自己堂妹光天化日的在众人眼皮子底下打情骂俏,忍不住轻咳了一声。

    “楚莫,小蛮儿怕是被吓到了,你带她先下去压压惊!”

    听到皇上发话,楚莫看了莫刁蛮一眼,“走吧!”

    莫刁蛮一动不动,“我腿软!”

    “刚刚看你在马背上逞能的时候腿可没软过!”

    “我这不是被惊吓到了吗,一个受到过惊吓的姑娘,你让她怎么自己走?”莫刁蛮眉头一挑,死赖在楚莫的身上。

    楚莫实在是被周围那些人看的受不了,揽着莫刁蛮跳上马,直接骑马跑出了刚比赛马球的赛场。

    侧坐在马背上,莫刁蛮抱着楚莫的脖子把脸蛋子贴他胸前。

    “嬷嬷~~”

    “好好说话!”楚莫眼皮都没抬一下。

    莫刁蛮伸出手指头在他胸口戳了一下,“你总对我凶巴巴的!”

    在她的手指头碰到楚莫的时候他的眉头微微的蹙起,“小郡主,注意你的言行!”

    莫刁蛮暗中对他吐舌头,“莫莫,我十五了!”

    “嗯!”楚莫用鼻子发出声音。

    莫刁蛮抬起头看着他的下巴,“我娘昨天问我是不是喜欢你!”

    楚莫看向前方的目光挪到她的脸上,“你和我说这个干什么?”

    莫刁蛮看到楚莫一副没心情知道的模样,兴趣缺缺,“没什么!”

    “不说算了!”楚莫骑着马回到了霁王府,把莫刁蛮放下马背后楚莫又跳上了马背。

    “你干嘛去?”莫刁蛮看到楚莫并不回府,眼眸瞪大。

    楚莫迟疑了片刻,“当年你说过让我在你身边待到你及笈!如今我们之间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我不能再留在霁王府!”

    莫刁蛮的脸上浮现一抹愕然,“你要离开?”

    “我已经和皇上提起过去边关历练,下个月就走!”

    莫刁蛮的嘴唇颤抖了一下,“楚莫!”

    “小郡主,告辞!”楚莫骑马就走,完全不给莫刁蛮挽留他的机会。

    看到楚莫一眨眼就消失在她的视线中,莫刁蛮重重的跺着脚然后转身回府。

    “娘!”莫刁蛮委屈的跑到霍水的房间,看到她娘在chuang上歇着,她跑过去红了眼圈。

    霍水被莫霁夜带回府安抚了好久才平息掉胸口的那股惊吓,看到莫刁蛮平安无事她伸出手捏了捏莫刁蛮的鼻子。

    “今天你差点吓死我,下次可不许你再做那么危险的动作了!”

    “娘,楚莫走了,他说他要去边关!”莫刁蛮抱住霍水的胳膊把脸贴在霍水的身上。

    霍水看到女儿一副被人抛弃的模样,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走就走呗,我们蛮儿郡主只要喊上一声,不知道有多少优秀帅气的男子跑过来。楚莫那块木头冷冰冰的还不解风情,谁摊上谁倒霉!”

    “娘~你故意逗我!”莫刁蛮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霍水的肚子,“下次我再也不逞能了,要是吓坏了娘,爹爹会揍死我!”

    “你长这么大你爹都没打过你一下,小没良心的!”霍水看到莫刁蛮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她在想她像莫刁蛮这个年纪在干什么?不会也为了男人黯然神伤吧?

    想到和莫霁夜相识相知的过程,霍水的脸颊抽了抽,她觉得她女儿好歹比她强,至少从小就知道把喜欢的男人留在身边,她那时候可是够后知后觉的。

    “娘,你把你和爹的爱情故事再给我讲一遍呗,我这辈子怕是都找不到像爹爹这样深情的男人来喜欢我了!”

    “你都听了几百遍了,这耳朵还没长茧子吗?我家小蛮儿美丽可爱又温柔,属于你的那个男人迟早会出现的!”霍水轻笑了一声,不过看到她女儿喜欢,她就又回忆了一遍。

    她发现当年的事情现在慢慢的去回忆,剩下的都是甜蜜。

    莫刁蛮听着听着就睡着了,霍水看到躺在她旁边的莫刁蛮,这心里也有些焦急。

    小蛮儿喜欢楚莫的事情恐怕除了楚莫整个大祁国的人都知道了,也不知道楚莫是怎么想的,他到底对小蛮儿是什么感觉呢?小蛮儿喜欢他,他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

    霍水虽然着急不过也无力做什么,毕竟爱情这东西不是单方面喜欢就能行的,想要幸福还是需要两个人一起努力。只有小蛮儿一方热也代表不了楚莫,楚莫不上心谁也不能强迫。

    第二天霁王进宫去找皇上,商量莫刁蛮的婚事。

    不知道霁王和皇上说了什么,慕容星弦下了圣旨,霁王府的小郡主莫刁蛮于一个月后去龙鳞国联姻。

    皇上的圣旨一下,别说满朝文武不明所以,就连皇后楚一一都吓了一跳,在慕容星弦下了朝立刻找到慕容星弦,帝后二人坐在大chuang上就是一番长谈!

    莫刁蛮在知道皇上下旨让她去联姻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她小风哥哥咋能这么对她?

    就在她想要进宫去找皇上的时候,她爹和她娘都拦着她,不让她进宫。

    莫刁蛮就不懂了,为啥*之间什么都变了,她真怀疑自己是睡醒的方式不对,真想睡过去再重新睁开双眼。

    不过在听到她爹她娘和她说的话后,她的脸上浮现了一抹喜色。

    楚一一派人去找楚莫,当楚莫被皇后身边的人找到带进皇宫的时候,楚一一急得都想抽这个弟弟。

    楚莫从他姐姐口中得知莫刁蛮定了亲,而且时间非常急,下个月就要嫁到龙鳞国,他只是愣了一下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看到楚莫这样楚一一知道就算打他一顿也没用,他对莫刁蛮不上心,逼他也不见得能让两个人幸福。

    楚莫出了宫以后骑在马上有些魂不守舍。

    他想,莫刁蛮留在京都城还好,如果惹出什么麻烦好歹有她爹她娘甚至她哥哥来帮她摆平。她在霁王府不管做出什么事情都有人保护着,不会让她有任何的损伤。

    龙鳞国,那是个四面环海的岛屿,小蛮儿从九岁那年掉进水里以后就恐惧任何大面积有水的地方。把她嫁到龙鳞国,她估计一上船就被吓死了!

    楚莫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他伸出手放在胸口上,一想到小蛮儿吓得脸色苍白却无人让她依靠的模样他手掌下面的地方就细碎的疼。

    听说龙鳞国的皇上比霁王妃的年纪都要大,小蛮儿嫁给一个年纪大她那么多的男人,她会幸福吗?

    小蛮儿挑食挑的厉害,龙鳞国的皇上会为她顿顿准备她喜欢吃的饭菜吗?

    楚莫骑着马去了酒楼一品轩,坐在楼上他抱着酒坛子想把自己喝醉。也许醉了就不会去想那个总是纠缠他的丫头了,醉了就忘了她要远嫁的事情!

    莫逍遥上了酒楼后看到楚莫喝闷酒,他一屁/股坐在楚莫的面前,“一个人喝闷酒?在担心小蛮儿?”

    楚莫看了莫逍遥一眼,“世子殿下,你不去追你喜欢的女人,来这里调侃我有意思?”

    莫逍遥打开折扇嘴角勾起,“看到你这么失意我实在是不想打击你,不过不打击你又不是我风格!我和你说,哥的婚事成了,我爹和我娘已经和她爹娘见了面,虽然我爹和她爹有点过节,不过我娘和她娘是好闺蜜。半个月后来霁王府参加哥哥的大婚,怎么说我这个当哥哥的也要比妹妹早些成婚才是!”

    楚莫没想到莫逍遥的速度这么快,“恭喜!”

    莫逍遥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一直以为你能当我妹夫,没想到你和小蛮儿无缘!听说你下月要去边关,是为了躲小蛮儿吧?其实你大可不必,她下个月就嫁人了,她离开京都城就再也没人缠着你了!”

    楚莫不知道莫逍遥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喝得醉醺醺的离开酒楼的时候,满脑袋想的都是从此以后莫刁蛮再也不会纠缠他了!

    同时他也想到,再也不会有那么一个厚脸皮的姑娘叫他嬷嬷,更加不会有那么一个姑娘不顾及名声的当众抱着他。

    楚莫浑浑噩噩的走到了河边,看着平静的河水他有些茫然。

    跟在莫刁蛮身边六年,他是真的讨厌她吗?

    如果他讨厌她的话为什么不管她在做什么的时候他的目光都在她的身上?是为了能第一时间保护她?

    他一直觉得自己是配不上她的,虽然皇后是他姐姐可他还是觉得自己不该和她站在一起。

    下个月她就嫁人了,她会幸福吗?

    楚莫觉得头有点晕,看到水里似乎浮现了莫刁蛮的小脸。

    “小郡主……”

    “楚莫!”

    骑马而来的莫刁蛮看到楚莫跌向水面,她直接从马上跳下跑了过来,在抓住楚莫衣角的一刹那跟着楚莫一起跌落到水里。

    楚莫睁开眼睛醒过来的时候头疼欲裂,他想到自己醉得以为莫刁蛮在水里,他在去抓莫刁蛮的时候跌落水中,当时他好像听到了莫刁蛮的声音,还看到她被他带得一起掉进了水里。

    “小郡主!”他一下子从chuang上坐起,一身的冷汗。

    “楚公子,你醒了?”霁王府的丫鬟看到楚莫醒了立刻端来了茶水。

    “小郡主呢?”楚莫穿鞋下地整理衣服。

    丫鬟吱吱唔唔的不敢说,楚莫眉头蹙起直接推开房门走了出去直奔莫刁蛮住的院子。

    莫刁蛮房里的蝴蝶和蜻蜓两个丫鬟看到楚莫冷着脸走过来,全都拦在门前。

    “楚公子,你不能进去!”

    “小郡主怎么样了?”楚莫还没傻到以为自己平白无故的就到了霁王府,他虽然醉了不过也知道莫刁蛮因为他掉进了水里。

    那丫头明明是怕水的,可竟然为了他什么都不顾了,他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

    “楚公子,小郡主掉进河里现在还没醒过来,王爷大怒说不许楚公子见小郡主!”两个丫鬟声音小小的,看到楚莫这冷冰冰的模样,有点害怕。

    真不知道她们家小郡主怎么会喜欢这么吓人的男人,他往那里一站就让人哆嗦。

    “让我进去看看她!”楚莫把两个丫鬟扒拉开,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蝴蝶和蜻蜓刚要去拦着,就看到远处走过来的霍水给她们使眼色,两个人立刻在外面把门关上。

    莫霁夜揽着霍水的肩膀,“我真想把那小子吊起来打一顿!”

    霍水伸出手在他胸前拍了拍,“你要是敢打楚莫,你闺女还不哭死!”

    “小蛮儿这次赌的太大了,如果楚莫再不为所动,最后伤心的还是她!”

    “不管结局如何好歹她争取过,闺女像你也像我,如果不让她去努力一次她这辈子都会后悔!”霍水拉着莫霁夜,“走吧,我们还得给小遥儿准备大婚的事情,孩子大了,我们也老了!”

    莫霁夜看着多年来模样没变却愈发成熟的霍水,“水儿,不管时间如何流逝,你总是和我最初见你的时候一样!”

    霍水轻笑着揽住他的腰,“你也和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一样,每天都让我惊艳得更爱你一些!”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莫霁夜低下头在她唇上轻啄,两个人携手离开去准备小遥儿的婚事。

    楚莫走进内室看到chuang幔垂地,他掀开后看到莫刁蛮平躺在chuang上。

    坐在chuang边,楚莫伸出手在莫刁蛮的脸颊上轻抚,他的指尖有点凉,在碰触到莫刁蛮的时候感受到她猛的一动。

    “小郡主!”楚莫的脸上浮现惊喜,“我去喊大夫!”

    “嬷嬷……不是,楚莫!”莫刁蛮抓住楚莫的手,“别喊人来,我想和你单独待一会!”

    “哦!”楚莫坐在那里没动,看到莫刁蛮都瘦了的小脸他忍不住开口,“又没好好吃饭?”

    “吃不下!”莫刁蛮的眼中浮现一层水雾,“皇上下旨要把我嫁到龙鳞国,我不想去,我舍不得我爹我娘还有哥哥弟弟。那里我一个人也不认识,我会非常孤单寂寞!如果我嫁过去,我肯定活不过十六岁!”

    “小郡主!”楚莫看到她泫然欲泣的模样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楚莫,我从小在京都长大我不想离开,你帮帮我好不好!”莫刁蛮抓住楚莫的手不放。

    “圣旨都下了,我怎么……帮你?”楚莫看到莫刁蛮的脸颊上挂上了两串泪珠子,伸出手指去给她擦拭。

    “楚莫,我有个办法,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莫刁蛮虚弱的坐起。

    “慢点!”楚莫扶了她一把,手掌所到之处感觉到她的肩膀上都是骨头。他眉心一蹙,她这么不会照顾自己,要真的嫁到异国去,也许真的活不过十六岁。“你说,我怎么帮你?”

    莫刁蛮嘴唇颤抖了一下,“楚莫,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她感动的扑进楚莫的怀里,脸蛋贴在他胸口的时候,她眼底浮现一抹诡谲。

    抱着莫刁蛮纤细的身体楚莫有点心疼,他不该对她那么冷淡,他应该劝她按时吃饭不要挑食,他应该好好照顾她的!

    “小郡主,你说!”

    莫刁蛮偷偷用吐沫在眼角点了点,抽搭了两下。

    “楚莫,你肯定不会答应的!”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答应?”

    “我说了,你会更瞧不起我!”

    “我从来就没有瞧不起你!”

    莫刁蛮用手抓住楚莫胸前的衣服,扬起可怜兮兮的小脸,“你把我肚子弄大吧!我有了孩子就没人敢送我去联姻了!”

    ……

    楚莫被莫刁蛮的话吓了一大跳,“这怎么行?”

    莫刁蛮一脸失望,“你不同意就算了,大不了我找别人试试!”

    找别人试试……找别人……试试……

    这句话在楚莫的心里产生了非常严重的后果,他眼眸一冷双手抓住莫刁蛮的肩膀。

    “你敢!”

    莫刁蛮看到楚莫一副酸溜溜的模样,心里大喜,不过脸上还是楚楚可怜。她娘说的没错,让木头开窍一定要用一些手段才行!

    “你又不肯!”她撅起嘴,“我不想去龙鳞国只想出了这个办法,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

    楚莫的表情一顿,“没有!”

    莫刁蛮伸出手指在楚莫的脸颊上滑过,“那你答应我的提议吗?”

    楚莫被她那突然变得妖媚的目光吸引,“我……我不能……唔!”

    他瞪大了双眼全身都是一僵,莫刁蛮拉下了他的脸,直接wen住了他。

    莫刁蛮眼眸一眯,她在知道楚莫想躲她去边关的时候就豁出去了,名声这东西她从来就在乎过。自古有句俗话叫生米煮成熟饭,她就不信等她得了手这家伙会不乖乖就范!

    当然,如果他不肯负责,那她就一哭二闹三上吊,反正她就是不要脸!

    莫刁蛮一wen得逞后看到楚莫没有挣扎,她直接双手放在他的胸前把他扑倒在chuang。

    楚莫被莫刁蛮给压在身下呼吸变得急促,两只大手也不知道放到何处。

    “小……”

    “小什么小!”莫刁蛮双腿跨坐在楚莫的腰间,妩媚的一笑,生涩的用两只手去扯他的衣服。

    “郡主!”

    “叫我蛮儿!小莫莫!”莫刁蛮一俯身堵住了楚莫的唇,两只小手*的伸入他的衣服里。

    楚莫就觉得莫刁蛮那冰凉的小手爪子在他胸前乱摸,碰触到他敏/感的红豆时,他全身都是一颤。

    “小……小蛮儿,你别这样!”楚莫想要反抗,可是小蛮儿压在他肚子上,他怕把她给甩下去。

    莫刁蛮看到楚莫的反应就知道她这步棋走对了,楚莫虽然对她冷冰冰的,不过他却不忍心看她哭,更不忍心伤害她。

    这样的好机会她要是不利用,那她就是个笨蛋!如果不能顺利解决了楚莫,那她爹和她娘以及帮她的人所做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大chuang的chuang幔不断的晃动,chuang上传来了楚莫的惊呼。

    “小蛮儿,你干什么?”

    “还用问吗?弄大肚子啊!”莫刁蛮把两个人的衣服都脱了,然后抱着楚莫蹭来蹭去。

    她就觉得楚莫的身上滑溜溜的,触感挺好。却不知道楚莫被她折磨得全身都软了只有一个地方硬得厉害。

    “这样就能弄大肚子了?”楚莫脸颊滚烫全身都好像被烈火在焚烧。

    莫刁蛮的小手停顿了一下,“反正我小时候看到我爹和我娘没穿衣服在chuang上蹭来蹭去的,没多久我娘肚子里就有小地弟了!”

    ……

    楚莫的脸颊抽了抽,他心说霁王和霁王妃也太不小心了,两口子脱光衣服乱蹭的画面咋还让小蛮儿给看了去了!

    霁王和霁王妃不断的打喷嚏,膝盖有点疼~

    “我怎么觉得不是这么回事呢?”楚莫以一个男人的直觉来看,弄大肚子和蹭来蹭去的关系不大。

    莫刁蛮把自己的嫩包子贴在楚莫的胸前,“你看到过咋地?”

    “没……”楚莫脸颊抽了抽,他去哪里看这种事?再说,他没事看这个干吗?

    “那不就得了,你根本没经验,听我的没错!蹭吧!”

    楚莫觉得莫刁蛮的话很有道理,他竟然无言以对。

    既然莫刁蛮说蹭,那就蹭吧……

    蹭来蹭去蹭得楚莫全身都是火,那个本来让他嘘嘘的地方硬得都要炸开。

    “小蛮儿!”楚莫呻/吟了一声,“你把我蹭疼了!”

    “哪里疼?”

    “下面!”楚莫有点害怕,他那个地方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硬?为什么这么疼?

    “我瞅瞅!”莫刁蛮光着身子就挪到了下面,“啊……啊啊!”

    在看到楚莫的那个地方时,莫刁蛮叫了几声。

    “怎么了?”楚莫忍不住伸出手去挡,不过他的手却被莫刁蛮在半路抓住。

    “莫莫,你下面长了一根棍子!”莫刁蛮松开他的手,用手指尖轻轻的碰了一下,“啊!这是什么?”

    ……

    楚莫倒吸一口凉气,“不要碰!”

    莫刁蛮打量了一下发现楚莫的身体构造和她完全不同,她好奇的对着那擎天的柱子吹了口凉气,发现那东西抽搐了一下。

    “莫莫,我能摸摸吗?”

    “不要!”楚莫咬牙切齿抓住莫刁蛮把她压在身体下面,“不许你碰!”

    莫刁蛮一脸失望,“为啥?”

    “你不是要弄大肚子吗?还蹭不蹭了?”

    “蹭!”莫刁蛮觉得研究楚莫的身体来日方长,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快怀个孩子,然后他就不得不娶她了!

    和他蹭来蹭去她的小腹也是一阵火热,还被他那根莫名其妙的东西戳得生疼,想一想她为了能嫁给他也是蛮拼的!

    霍水和莫霁夜第一时间从莫刁蛮的两个丫鬟口中得知房里传出了那两个不省心家伙的叫声。

    夫妻两个对视一眼后点了点头,此棋虽险,不过走对了!

    至于亲闺女和楚莫那个小子会不会做那档子事,则不在他们关心的范围之内。

    女儿嫁出去,自然也就学会了。再说,那种事情本就是男人自己领悟的,所以还是要看楚莫的领会能力。

    莫刁蛮生怕蹭的时间短弄不大肚子,拉着楚莫在房里待了一天一宿。

    楚莫这*差点憋死,在莫刁蛮睡着的时候他就想给自己找个宣泄的地方。

    抱着莫刁蛮在她的双腿间出出入入发现舒服了不少,最后一滩热浪洒在了莫刁蛮的腿上后他才累得睡了过去。

    *过后莫刁蛮名声算是被楚莫给毁了,消息传进了宫里后慕容星弦特别惋惜的取消了莫刁蛮去龙鳞国联姻的事情,并且立刻指婚楚莫和莫刁蛮。

    虽然是一场众人皆知的闹剧,不过貌似只有楚莫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半个月后莫逍遥在霁王府迎娶了白淼淼和慕容宁曦的闺女慕容小喵,在霁王世子成婚后霁王和霁王妃开始准备嫁女儿的事情。

    楚莫在大婚的头一天被莫逍遥拉出去喝酒,喝到最后莫逍遥突然在他耳边低语,楚莫听后全身都是一僵。

    卧槽,这种事情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小蛮儿不会以为他不行,不想嫁他了吧?

    至于莫刁蛮在嫁人前的这一晚,她的新嫂子慕容小喵特地来和她讲新娘子在新婚之夜该做的事情。

    莫刁蛮眼珠子差点瞪出来,唉吗,之前她的那些认知都是错的啊?楚莫不会悔婚吧?

    到了大婚这一天,楚莫和莫刁蛮坐在大chuang上,楚莫挑下了莫刁蛮头上的喜帕后欲言又止。

    “莫莫!”莫刁蛮先出声,“其实吧,想弄大肚子还得做一件事!”

    “我知道!”楚莫轻咳了两声,“那天我是故意没那样做,其实我都懂的!”

    “我也是,我也都懂!”

    两个人对视一眼后心虚的垂下头。

    最后还是莫刁蛮先用手指头勾了勾他的手指,“洞房花烛,你就准备坐着啊?”

    “不是,我在酝酿!”楚莫伸出手颤抖的解开莫刁蛮的衣服,“等下你别害怕啊!”

    “嗯!”莫刁蛮也给他解扣子。

    该脱的不该脱的都脱了,光溜溜的两个人钻进了被窝里。

    “小蛮儿!”楚莫一把抱住莫刁蛮。

    “啊!”莫刁蛮就势贴在他身上。

    “先蹭硬了才能那个啥!”楚莫想到莫逍遥教他的事情后羞涩的低下头亲了莫刁蛮一口。

    “我知道我知道!”莫刁蛮伸出手探了下去,抓住一个软乎乎的肉虫子,她嫂子告诉她得让那东西变成棍子然后才能成事。

    两个人深情的一wen后,身体有了感觉。

    当楚莫的某物冲进那狭窄的入口后,全身都紧绷了。

    莫刁蛮发出了难忍的尖叫,不用吐沫也不用装,那眼泪噼里啪啦就掉下来了。

    “莫莫!我要疼死了!”

    楚莫倒吸一口凉气,“我也要疼死了!”

    莫刁蛮动了动身体,“要不然你出去?”

    “现在卡里面出不去了!”楚莫都要哭了,大舅子说话太不靠谱,传说中的极爽在哪里?

    莫刁蛮抽搭了两下,“我嫂子骗我,她还说舒服得不得了,我现在疼得受不了!”

    “是不是蹭的时间太短了?”楚莫疑惑。

    “要不然再蹭蹭?”莫刁蛮提议。

    两个人对视一眼后决定从嘴唇开始蹭起……

    楚莫终于在磨擦间找到了窍门,他一路高歌前进前进前进进,男人就是在挫折中变得更坚强!

    莫刁蛮也终于体会到了她嫂子所说的那种如入云端的幸福感觉,嫂子诚不欺她啊!

    满室旖旎,*无眠!

    ……………………………………………………………………………全文完

    本文作为妖孽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到今天已经全部完结,感谢一直支持某舞的亲们,有你们的陪伴让我觉得码字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希望这样的快乐能一直延续下去!

    如果亲们觉得意犹未尽请继续关注某舞新文,《花田喜嫁,狼王*妃无度!》么么哒~~

    ()
单击屏幕左边设置背景 双击屏幕左边自动滚屏